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四素同構,萬物共生 (胡彥輝 攝)

9月,位于元陽縣的紅河哈尼梯田遺產區,一片片、一層層梯田像金黃的色塊,從山肩山脊綿延嵌入深深的河谷山麓,微風輕輕拂過,光澤變幻、稻香縷縷,森林、村寨、梯田、水系“四素同構”凸顯出的人與自然共生共榮景象,驚艷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四素同構,萬物共生 (圖片來自網絡)

經過一年的胼手胝足,哈尼人迎來了收獲的季節。曾經僅會在一年一季的紅米中榮枯的梯田,如今不僅紅米豐產,還實現“稻魚鴨”共生,“綠水青山”產出“金山銀山”,為守護這片世界文化遺產的哈尼人帶來可觀的收益……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四素同構,萬物共生 (圖片來自網絡)

在“綠色生態靚州”建設中,紅河州堅持“保護優先、發展優化、治污有效”工作思路,以生態文明建設引領推動紅河哈尼梯田保護發展的探索實踐,讓這份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在新時代迸發出新活力,走上可持續發展之路。

悉心守護,“四素同構” 循環生態系統完整運行

眼前是座座青山,耳邊有潺潺流水,每天清晨,元陽縣阿者科村的“趕溝人”高工后都要扛起鋤頭到村子對面的觀音山上清理溝渠,維護好哈尼梯田的“命脈”。沿著溝渠和水流,哈尼人在1300多年歷史中創造的森林、村寨、梯田、水系“四素同構”循環生態系統一覽無遺:水沿高山森林而下,滋養村寨的人們,然后依次澆灌梯田,并沿層層梯田匯入江河。江河中的水在亞熱帶氣候的作用下,升騰凝結后重新回到森林,如此循環反復千年,梯田和村寨生生不息……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如仙境般的哈尼梯田 (楊志和 攝)

“四素同構”,萬物共生,與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“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”高度吻合。 

習近平總書記曾在2013年、2017年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都提到了哈尼梯田,對哈尼梯田的保護寄予厚望。多年來,牢記總書記的囑托,紅河州以維護 “四素同構”循環生態系統為重點,展開了一系列保護行動。

在元陽、紅河、綠春、金平等縣劃定“四域十片區二十萬畝”保護紅線,頒布實施了《紅河哈尼梯田保護管理條例》等法規及指導性文件。健全哈尼梯田管理機構,州級專門設立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遺產管理局,元陽縣成立世界遺產哈尼梯田元陽管理委員會,紅河、綠春、金平3縣也成立哈尼梯田管理局,全面負責哈尼梯田日常保護管理工作,對元陽縣壩達、多依樹、老虎嘴、牛角寨片區,紅河縣甲寅、撒瑪壩片區,綠春縣臘姑、桐株片區,金平縣阿得博、馬鞍底片區進行重點保護管理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多依樹日出(圖片來自網絡)

保護森林——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、荒山造林、封山育林、森林撫育等工程,恢復遺產區生態植被1.71萬公頃,在遺產區公路兩側義務種植樹153.9公里,大力推廣節能灶、太陽能等新能源替代項目。

保護村寨——嚴格執行傳統民居建設審批制度,嚴格控制房屋層數、建筑面積、民俗風貌,逐步恢復傳統民居,實施哈尼梯田小鎮和遺產區傳統村落提升改造,對遺產區1600多戶傳統民居實行掛牌保護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在阿者科村,村民們正在對老舊房屋進行保護性改造 (常玉選 攝)

處理污水——在遺產區的村寨修建生活用水渠和排污渠,村里產生的污水通過排污渠進入人工濕地前端的沉砂池,先后經美人蕉、旱傘草、水蔥、睡蓮等植物吸收過濾,達到可利用的標準后,流入梯田進行農灌。 

同時,繼續沿用哈尼族歷來都有的“趕溝人”“守林人”“木刻分水法”“水力沖肥法”等民間管理辦法,并進行了完善。

科學留人,讓千年哈尼梯田“活”在當下

前些年,村里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謀出路,只剩下老一輩固守著“老本”。作為世界活態文化遺產,一旦傳承千年的稻作體系崩塌,對哈尼梯田來說,可能會是毀滅性打擊,保護“四素同構”循環生態系統也是徒然。這一問題,引起州、縣黨委、政府的高度重視。州委書記姚國華指出,紅河哈尼梯田保護的關鍵,在于人的可持續發展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阿者科秋景 (梁榮生 攝)

圍繞“留住人、可持續”,紅河州不斷創新梯田保護與發展的方式。 

2018年,元陽縣邀請專家團隊為哈尼梯田旅游發展作戰略規劃,并為遺產核心區的阿者科村編制了“阿者科計劃”,對村寨進行整體改造并統一向游客收取費用,收入歸全體村民所有。一系列的措施吸引了大批村民回鄉創業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《金秋稻浪》(佟忠義 攝)

高煙苗就是回鄉創業的村民之一,他把自家房屋改造后開起了農家樂。“現在不僅有收入,還能得到分紅!”高煙苗高興地指著村里的公示板說道。公示板上,事無巨細地記錄著近期村里的每一筆旅游收入及每一次分紅、各家各戶的所得明細。許多像高煙苗一樣的村民,已堅定成為梯田守護者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紅河風光如畫 李信忠 攝

為保護蘑菇房和梯田,“計劃”還劃定了4條底線:不租不售、不引進社會資本、不放任本村農戶無序經營、不破壞傳統。在公司與村民簽訂的旅游合作協議中,梯田的維護管理作為一條重要內容寫了進去:村民負責景區內梯田的正常維護,并按季節耕種、管理、收割;崩塌的梯田要及時維修,保持梯田原有景觀;不得隨意撂荒梯田,不得隨意在梯田種植水稻以外的作物。

另一種有效探索是“稻魚鴨”綜合種養模式。近年來,紅河州在元陽、紅河、綠春和金平4個縣示范推廣哈尼梯田“稻魚鴨”高產高效生態種養模式1.14萬公頃,其中梯田核心區示范種養2133公頃。這一模式,實現“一水多用、一田多收、一戶多業”的綜合效益,激活千年哈尼梯田現代生態農業:在梯田種植水稻的時候,按時間節點養魚、養鴨,稻田里的雜草、蟲子為魚、鴨提供了食物,魚、鴨為紅米提供肥料、捕食蟲害……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梯田稻魚豐收(圖片由紅河縣委宣傳部提供)

田還是那塊田,產值卻大不一樣。這幾天,元陽縣多依樹村委會普高老寨村村民盧正榮享受著豐收的喜悅:“以前單種紅米,0.067公頃梯田收入頂多2000元,現在不僅可以賣紅米,還可以賣梯田魚和鴨蛋,0.067公頃產值可達6500多元……”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梯田變身“致富田”(圖片來自紅河日報資料庫)

有益的探索打破了當地群眾“守著非遺熬日子”的困境,一批年輕人紛紛回歸,千年哈尼梯田更好地“活”在當下: “四素同構”循環生態系統依然完整運行;哈尼人依然在梯田上耕作;源源不斷的客流涌來,枕著水聲入眠,聽著鳥鳴起床,看著梯田寫生……

轉化創新,努力建成 “兩山”實踐示范區

豐收的季節來到梯田,昆明游客白琳有了另一種感受:“第一次來只覺得梯田壯美,這一次來,非常驚嘆這里農耕文明智慧的延續和綠水青山的轉化!” 

近年來,在堅決守護梯田“綠水青山”的同時,紅河州圍繞促進梯田農業產業的融合發展和轉型升級,有效變成“金山銀山”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紅河縣櫻花谷 張洪科 攝

大力打造哈尼梯田紅米品牌,通過“互聯網+梯田紅米”電商銷售形式,讓梯田紅米成為電商“網紅”,紅米價格也從之前的每公斤3.3元上升到每公斤7元。

探索“公司+合作社+農戶+基地”遺產區土地流轉經營合作新模式,在保持流轉農戶承包權人和耕種性質不變基礎上,優化農業生態,加快梯田紅米產業提質增效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梯田稻魚豐收 (圖片來源:紅河圖庫)

引導群眾大力發展鄉村客棧餐館、農特產品、手工藝品等旅游產業經營服務,形成“梯田旅游+休閑農業”的產業發展模式…… 

如今的梯田,人與自然更加和諧共處,梯田實現“稻魚鴨”共生,文化旅游品牌更加響亮,成為紅河州生態文明建設的典范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在剛剛舉辦的上海市對口幫扶地區特色產品展銷會上,梯田紅米受上海市民熱捧 (沈鴻文 攝)

2018年,元陽哈尼梯田遺產區被國家生態環境部命名為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實踐創新基地,紅河哈尼梯田的保護與發展又站在了一個新起點上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元陽哈尼梯田遺產區被命名為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實踐創新基地。(圖片來源:無限紅河)

“繼續踐行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’,因地制宜將梯田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生態經濟優勢!”元陽縣委書記李維在接受人民論壇專訪時表示,將積極探索生態經濟化、經濟綠色化的有效路徑,著力打造生態和經濟良性互動的綠色發展方式,實現哈尼梯田社會效益、經濟效益、文化效益和生態效益有機統一,努力建成全國“兩山”實踐示范區,探索出在世界文化遺產區踐行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實踐經驗。

元陽:保護優先+發展優化,新時代千年“活態世界遺產”迸發新活力

哈尼梯田生機勃勃(胡彥輝 攝)

記者 宋文 倪琴 胡彥輝 魏道俊 李立章

責任編輯:蔡娟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