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舊兒女:抗日血淚與寸軌記憶……
    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壯闊進程中,中華民族煥發出巨大的凝聚力和旺盛的生命力,形成了偉大的抗戰精神,中國人民向世界展示了天下興亡、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,視死如歸、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,不畏強暴、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,百折不撓、堅韌不拔的必勝信念。偉大的抗戰精神豐富和升華了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,是中國人民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;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征程上,必須始終高揚愛國主義的偉大旗幟,大力弘揚民族精神和抗戰精神,激勵全體人民克服一切艱難險阻,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奮勇前進!
    在二戰和抗日戰爭期間,個舊人民及個舊先賢,煥發出巨大的民族凝聚力和自強不息的抗戰精神,同時也為抗戰勝利付出了沉重的代價!
    1885年中法戰爭后,法帝國主義依據不平等條約,攫取了在云南修筑鐵路的權利,開始修筑云南昆明至越南河內的滇越鐵路。滇越鐵路修好以后,法國人就打算以滇越鐵路章程為依據要延展支線修個碧石鐵路,以大肆掠奪我們的錫礦資源。在這個時候,個舊廠商就群起反對,大家一致認為,與其眼睜睜看著洋人們用鐵路和火車運走咱們的資源,不如師夷長技以制夷,抵御洋人掠奪錫礦。從此,在滇南這方熱土上,由中國人自主修建個碧石寸軌鐵路的工程,轟轟烈烈地開始了。個碧石鐵路全長177公里,兩軌之間距離為60厘米,于1915年動工興建,1936年全線建成通車,是中國唯一的、最小的國道鐵路,也是舊中國主權最完整的唯一一條民營鐵路,是滇南文化史上最精彩的一頁,也是個舊近代工業輝煌的集中體現。同時,由于籌集資金困難,個舊先賢們自強不息、團結一致,邊修路邊籌錢邊營業,堅持不懈,直至全線通車歷時21年5個月,造就了中國建筑時間最長的鐵路。列車原計劃規定時速25公里(比滇越鐵路慢5公里),但實際時速只有10公里左右,因此,是全國最慢的列車。個碧石鐵路營運最旺盛的時期是抗日戰爭開始前的幾年。當時英、美、法等西方國家船舶工業、機械制造工業迅速發展,猛然促進了對大錫的需求。而個舊錫在質量上較之巴西、玻利維亞與馬來西亞等國家生產的錫質量上乘,號稱質量世界第一,數量世界第二而成為國際市場的搶手貨,“世界錫都”美譽不脛而走。大錫由個舊運往碧色寨,轉車后再由滇越鐵路至海防,轉水路運往香港,最后銷往世界各地。當時個舊大錫是云南財政的支柱,個舊大錫年產量在8000噸左右,最高年產量至11000噸,幾乎是產多少銷多少,居云南省外貿出口第一位,占出口運輸總量的75%到80%。這一時期由于時局相對穩定,滇南又處于戰略大后方,建成并通車的個碧石鐵路自然承載著經濟運轉、繁榮的重擔。僅鐵路公司1933年盈余170多萬元,1934年盈余290多萬元,1935年盈余280多萬元,因此,個碧石鐵路也是我國效益最顯著的一條鐵路。
    1937年7月7日,日本人發動震驚中外的“七七”盧溝橋事變,僅僅兩個月時間就占領了我國華北許多地方,且大有蔓延之勢,當時全國人民提高警惕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積極支持抗日戰爭。個舊地區著名的開礦老板、個舊商會理事李恒升先生為國擔憂,為國解愁,慷慨解囊捐資100萬,購買一架戰斗機支援抗戰。私人捐贈飛機支持抗戰,當時全國只有兩樁,除李恒升外,據說還有豫劇演員常香玉。1937年8月10日當天,在個舊云廟舉辦了盛大的儀式,大殿前的天井大院,兩側廂房樓上樓下,以及大門進來的空曠院落均擠滿了參會群眾,總人數不下四五千。“抗日救國、匹夫有責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我李恒升是依托個舊錫礦發起來的,是得到大家的支持,廣大工友的辛苦勞動發起來的,拿點錢出來支援抗戰很是應該,謝謝大家,謝謝!”李恒升支援抗戰的慷慨義舉幾十年來在滇南傳為佳話。
    抗日戰爭爆發后,個舊除了生產國家軍需以外,還肩負了一項特殊的使命——出口換匯支援抗戰!個舊人民為支援抗戰,冒著生命危險持續轉運物資。日本人深知個舊大錫在世界經濟中的戰略地位和重要作用,為極力破壞中國大后方的經濟,阻斷中國對外運輸,首先切斷海防通道,繼而肆無忌憚地狂轟濫炸個舊城和鄰近礦山,個舊小城頓時淪為一片硝煙火海,到處是斷壁殘垣,尸橫滿城……
    個舊被轟炸最慘烈的一次是1940年12月13日,日軍飛機16架次,對市區進行兩次輪番轟炸,投彈40多枚,炸死112人,炸傷113人,炸毀房屋1078間。當天上午9時發出空襲警報,至11時許,即有8架敵機飛入城市上空,環繞一周后即飛去。警報尚未解除,人們認為是敵機過路,紛紛準備回家,多數人已離開防空地,有的在街上猶豫巡回觀望,有的已回家生火做飯。不料,11時20分,8架敵機飛回,以最迅速的手段向城區投下30余枚炸彈及燃燒彈后逸去。11時35分,又有8架敵機復二次飛回,向市區投下10枚重磅炸彈,其中燃燒彈最多。日機肆無忌憚地低飛盤旋,分批將所攜帶的炸彈傾瀉在車站大街、正街、米店街一帶。一聲聲巨響,黃灰彌漫,黃灰過后緊接著就是一堵堵黑煙夾著火焰沖向天空。個舊小城頓時一片火海,煙霧彌漫,呼叫聲、救火聲、呼娘叫兒聲、呻吟聲匯成一片聲浪,人們驚惶萬狀,混亂異常。轟炸過后,從火車站大街到米店街,沿途到處是斷垣殘壁,瓦礫遍地。在此次浩劫中,有舉家蒙難者,有傾家蕩產者,慘況空前,罄竹難書。這次劫難是個舊抗日戰爭期間遭受日機轟炸死傷人數最多、財產損失最大的一次。
    從1940年10月18日至1941年9月11日,日軍共出動飛機30批共194架次,反復對個舊城區、礦山、個碧石鐵路、蔓耗進行狂轟濫炸,共投彈398枚(其中:市區空襲16批共104架次,投彈228枚;礦區空襲6批共41架次,投彈41枚;郊區空襲8批共49架次,投彈129枚)。僅蔓耗小鎮就遭到日本飛機7批40 架次的轟炸,投彈120枚,被夷為平地,至使紅河航道斷航。日軍飛機對個舊的轟炸共造成人員死亡230人,重傷143人,輕傷117人;炸毀房屋3610間,焚毀房屋367間;炸毀火車機車2臺,車兜15輛,鐵軌200余米;毀損機器、廠房、爐號數十(臺)個;僅云錫公司就損失錫礦3萬多斤,經濟損失達9000多萬元國幣;各種損失約合國幣288,161,064元。
    日機的頻繁轟炸,給個舊帶來了深重的災難,錫業的生產遭到了嚴重破壞,繁榮的錫都一下子變成荒涼的廢墟,許多人流離失所或遷移疏散到外縣,市場蕭條、百業凋敝,商人無法經商,謀生不易。大錫的生產和外銷一度受到破壞和阻礙,一些私營尖子、爐號停業倒閉……但個舊人民不畏強暴、視死如歸,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,在日本人狂轟濫炸危機不斷中,矢志不渝,為持續支援抗戰直至勝利付出了血的代價!
    在二戰當中、在抗日戰爭當中,個舊人民及個舊先賢們表現出了強烈的民族主義精神、自強不息的抗戰精神及深切的愛國主義情懷,個舊人民用自己家鄉的資源,源源不斷地支援抗戰勝利,同時也作出了巨大的流血犧牲。回首往昔,人民不禁喚回塵封的記憶,滇南崇山峻嶺里蜿蜒的窄軌上,蘊含著深厚積淀的歷史文化,鐫刻著個舊人民的艱辛與智慧,成功與驕傲,同時也引起后人們由衷的贊嘆和深刻的反思。
寸軌徒步宣傳小組

責任編輯:肖藝